当前位置:铜川传媒网 > 书协副主席陈振濂:谁说书法只抄古文 和时代同频共振

书协副主席陈振濂:谁说书法只抄古文 和时代同频共振

  杭州2月24日电 题:书协副主席陈振濂:谁说书法只抄古文 和时代同频共振

  杭州2月24日电 题:书协副主席陈振濂:谁说书法只抄古文 和时代同频共振

  作者 严格 童笑雨

  2月24日,“战疫情,献爱心—蒲公英计划师生作品义拍专场”落下帷幕。作为发起者,陈振濂为它提了三个字“抗疫行”。

  陈振濂是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书协副主席、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。

  这个月,闭门不出的他坚持用书法记录疫情生活,“抗疫行”是其中之一。但引发关注的是他的一篇“书法史记”: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,肆虐华夏,举国进入防疫体制。尤可感者,民众自我隔离,社区乡村全员监控,直抵每户每人,足见今日中国“举国体制”之有效性。年初高层倡社会治理创新,今之防疫,或正成一典型样本。唯愿天佑中华,因祸得福,则庚子新正两周,必将进入史册也。

  除了对陈振濂与众不同的“反惯性书写”看法不一,对于书写的内容,也有人质疑,不是唐诗宋词,也不是标语口号。陈振濂的抗疫书法内容更像一篇时评,甚至还涉及社会治理创新。

  “我希望做一部用书法打造的《史记》。书法家应该记录时代与生活,而不是简单抄抄古诗文。”陈振濂告诉记者,用时代的语言、以书法的形式将当下身边的事情记录下来,是书法“新时代”的应有要求。

  而陈振濂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,他觉得这一次疫情也是中国基层社会治理的一次大考,所以在创作抗疫作品时候,有感而发。

  “庚子正月新冠病毒肺炎疫发,举国震惊。防疫措施之严厉缜密,前所未有。唯望天佑中华,共克时艰,度过难关,再铸辉煌。”疫情初期,陈振濂写下这一幅《共克时艰》;

  全民宅家、闭不出户时,他写下:“新年长假十日,蜗居不出,已成宅男。百无聊赖,盖拜新冠病毒肺炎防疫之所赐……而湖上限游限行,社区门禁极严,亦史无前例,叹叹!”

陈振濂的“书法史记”。受访者提供 陈振濂的“书法史记”。受访者提供

  像这般用书法语言记录历史,反映时代,陈振濂已坚持近十年。

  2012年,他提出用十年时间完成3000个“社会纪实”作品,写一部与时代同步的书法《史记》。在他笔下,全是与民生相关的话题,高科技、民工荒、少儿教育和淘宝人工智能等无所不包,如今作品已累积至千幅。

  “史记一旦完成,它的归宿一定不是拍卖市场,不是画廊,而是捐赠美术馆。”陈振濂坦言,他在创作书法史记的时候,从来不考虑可以换多少钱,有多少收益,就是一个艺术信仰和理念实践。

  在陈振濂看来,其他艺术形式如美术、音乐、戏剧、舞蹈都在记录时代,书法不能缺席。“用书法记录时代,是思想文化的凝练,是比写书法本身更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抗疫中,让他更加坚定了打造“书法史记”的想法。“这段时间,我写了很多抗疫作品,但没有一件能有这么大的反响。这证明书法史记切中了书法创作的七寸。”

  陈振濂说,现在有些书法家娇生惯养,满足于抄写几首唐诗宋词,时代对他们没要求,他们对时代也没有责任,老百姓的喜怒哀乐与他们没有关系。

  他认为,书法家也要关心国家大事,用手中的笔,纪实、纪事、纪人,和时代同频共振。(完)

【编辑:周驰】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